您好,欢迎来到澳门威尼斯MG电子游戏官网_威尼斯AG真人视讯网站我要投稿

当前您在:澳门威尼斯MG电子游戏官网 > 财经热点 > 理财新闻 >
正文

【内幕】武汉全城被水淹 追责追出江泽民

  【内幕】武汉全城被水淹 追责追出江泽民

  【大纪元2016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道)近期,武汉一度几乎全城被水浸,一夜间成为泽国。武汉连年内涝及水灾未见改善,终于引爆当地民众怒火,直指武汉已“全城告急”,要求官员出面承担责任。在民众与媒体深挖后,大陆城市唯GDP发展政策被发现是祸首,而这是江泽民掌权后的遗祸。

  今年入汛以来,大陆长江中下游地区,以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最强降雨,尤以6月末开始的湖北武汉灾情最重。

  武汉全城被水淹民众要求对官员追责

  湖北省民政厅7月8日通报,自6月18日以来,洪涝、风雹等灾害,已造成湖北省92个县市区共1781.26万人次受灾,死亡69人。作为湖北省会的武汉亦未幸免,最严重时全城有超过180处发生积水。

  据大陆气象部门统计,6月30日20时至7月6日10时,武汉本轮长达一周的强降雨已累计降下560.5毫米,即超过23个东湖的水量,这场降雨已经突破武汉自有气象记录以来一周持续性降水量的最大值,超过了1998年的周持续性降水。

  据中共官方截至7月6日12时的通报自称,武汉市12个区75.7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22.65亿元(人民币,下同)。

  武汉市部分地铁站、火车站关闭,站内更不乏大堂泛水、楼梯成瀑布倾泻;多所高校的宿舍、食堂均遭水淹,操场、篮球场等露天设施更成汪洋。不少民众在网上抱怨:“怎么每年都淹,每年都‘看海’?”“做水利的狗官给老子滚出来!”

  

2016年7月2日,湖北武汉,停车场遭洪水淹没。 (STR/AFP/Getty Images)
2016年7月2日,湖北武汉,停车场遭洪水淹没。 (STR/AFP/Getty Images)
91364347
2016年7月3日,湖北武汉,河水缺堤,一名村民在洪水中走路。(Wang He/Getty Images)
91364363
2016年7月3日,湖北武汉,洪水淹没民宅,民众以小艇代步。 (Wang He/Getty Images)

 

  民众追问武汉130亿水利资金问题

  于是,有网民翻出了3年前武汉市政府的承诺:利用3年时间,投资130亿元,告别“看海”,一天下15个东湖(雨量)也不怕。

  但是时间过了3年,“看海”还是如期而至。

  7月6日,武汉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官方对于该市再次“看海”解释称,“地势低,气候糟,加上排水系统标准偏低”导致武汉交通瘫痪。

  不少网民表示:“投了130亿,建设标准还偏低?能不能详细说说,这是谁的责任?决策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还是验收单位?别又把老天爷拉出来背锅,它是出题的,不是做题的。”

  “关键是城市排涝系统老旧,维护建设费用都被层层卡拿吃用了,事关国家安全的堤坝工程都能做成豆腐渣,足可见有多腐败!这是草菅全体武汉人民的生命。

  ”

  7月7日上午,一名湖北籍的在京大学生,以公民身份向武汉市水务局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了解武汉市政府3年前提出的《武汉市中心城区排水设施建设三年攻坚行动计划》中,拟投资129.85亿的资金去向为何,做出了哪些成果。

  7月8日,一名武汉市水务局的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表示,当年规划的129.85亿元防汛资金目前只使用了40多亿。他自称,原因在于排水管线的改造涉及多个部门,“实施起来非常困难。”

  即便如此,网络上对此仍不断质疑。

  陆媒炮轰武汉水利贪腐

  大陆出现的所谓“天灾”一般都与人祸联系在一起。“豆腐渣”一词,便来自1998年的大洪水事件。当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大骂“XXX工程”“豆腐渣工程”。洪水过后,很多地方主政官员被问责。

  但朱镕基的问责并没有杜绝中共官员此后在水利工程上继续贪腐。

  7月1日晚,武汉新洲区举水河发生特大洪水,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口,导致附近6个村庄、1个社区被淹。

  溃堤发生后,当地村民和官员都说,涉事的“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

  7月6日, 《新京报》发表《武汉新洲溃堤伤口上 竟有贪官撒过盐》一文。文章开篇说:“洪水来了,有些腐败已无处藏身”,“⋯⋯当溃堤和腐败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更严重的后果——溃败。”

  文章揭露,2014年,武汉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间,经其手涉及受贿的工程总造价已经接近10亿元,其中就有举水河举西堤加固工程,工程造价为3186万。

  而武汉市水务局原巡视员刘东才也被指控牵涉进举水堤整险加固工程中。2001年至2012年期间,刘收受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武汉分公司副总经理沈某10万元,助其在武汉市连江支堤举水河东堤加固工程施工过程免受地方势力干扰。

  文章质问:“既然腐败案早在数年前被发现,那么相关被腐败感染的工程,是否又经过再次补修和验收?”

  7月7日,《东方日报》的文章《一场暴雨一场灾 腐败江堤知多少》评论道:“全部使用国债资金建设的长江重要堤防隐蔽工程,投资预算达65亿元,涉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四省,由于所抛块石淹没在水下,看不见、摸不着,施工中以少充多、偷工减料比比皆是,国家审计署曾发现,水下护岸抛石少抛多计,水上护坡块石以薄充厚,工程不合格的标段达五成以上,有些工程还没有经历洪水考验便已崩塌,但无良官商套取工程款却高达上亿元。”

  “其实,这些贪污水利工程款的官员,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贪官,而是形同杀人犯。”

  

Screen Shot 2016-07-17 at 11.44.40 PM
武汉洪水发生后,陆媒刊文追讨天灾背后的人祸——贪腐。(网络截图)

 

  千湖之城怎么了?学者:大自然的报复

  除了“豆腐渣工程”的因素,地方政府大肆开发房地产,急功近利追求GDP而使生态遭到破坏,是水灾泛滥的另一祸根。

  武汉有千湖之城的美誉,但随着高楼崛起,大量湖泊消失。中共建政之初,武汉有127个湖泊,目前仅余38个,大减七成。由Google地球的图片可见,武汉第二大城中湖“沙湖”,2000年开始逐渐被蚕食,至今年湖泊面积已大幅减少,一条楚汉路更将沙湖拦腰截断。被填湖的还有下马湖,两个湖面完全被新建住宅吞没。除了引人注目的大湖被填,更多的是无名湖泊,在默默无闻中消失。

  武汉官方曾辩称,填湖为了将岸线固定好,更好保护好沙湖,但被外界斥责一派胡言。

  武汉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江城”负责人柯志强指,湖泊是天然蓄水池,把湖填了,地下排水设施又有问题,一下大雨原来排到湖里的水,只能留在马路上。

  7月9日,经济学者王思想在其《治水哲学──回归泥土》一文中说,中国目前在大搞城市化,用钢筋水泥造成高楼大厦,哄抬房价卖给百姓;城市路面都要求硬化,据说是为了美观,可是却忘记了这显然是不准备用泥土吸收雨水了;用钢筋水泥的河道把每一条河流捆绑起来,不仅丑陋,而且粗暴愚蠢,完全破坏了河床、芦苇、湿地的生态系统……最傻的是湖北。湖北号称千湖之省,那些湖泊原本就是天然的调节系统。可是,湖北人居然填了很多湖,盖起高楼大厦。结果,人们发现,每年遭水灾的地方,就是当年那些湖面……这是大自然的记忆,大自然的报复……

  土地财政问题江泽民遗祸

  疯狂追求GDP求得提拔,破坏生态求得发展,官员们从大型工程中贪污资金,这正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执政时,地方政府渐渐形成的特点。

  江泽民掌权时的1994年,中共进行了财税改革。此举增强了中央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也增强了地方政府发展工业和房地产的动力。同时,中央也同意将卖地收入归为地方政府。这是近20多年来大陆工业野蛮扩张、房地产价格暴涨等问题的重要根源。

  从那时起中共地方政府陷入了一个发展的怪圈。地方政府通过举债,搞基建、扩张,使得资源全部向城市靠拢。在城市发展了之后,随着人流的增加,带动了当地的房价,又使得地方政府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土地还债。这种制度使地方政府卖地积极性空前提高。而当大量土地通过“招拍挂”为地方政府创造了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以后,地方在政府性债务的扩张上就更加有恃无恐。

  这些靠举债得到的、破坏环境的发展,又使得主政的地方官员能因为高速的GDP而被提拔。同时,官员在出让土地过程中,形成灰色、黑色利益链,又能从中中饱私囊。加上江泽民特有的,以纵容贪腐换取各方支持的办法,这个模式渐渐成为中共官场过去几十年的通用规则。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武汉从千湖之城,变成现在的“水淹之城”,相当部分原因与江遗留下的政策有关。就包括水利工程中的贪腐行为,也是江当年“贪腐治国”政策的延伸。

  李克强指水灾原因:历史欠账较多

  在大陆南方汛情严峻之时,7月5日至6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连续到安徽阜阳、湖南岳阳、湖北武汉进行考察。期间,李克强强调,当前不少城市出现内涝,这既有降雨集中的因素,也反映出城市建设历史欠账较多。

  “历史欠账较多”,这个说法并不是李克强第一次提及。

  2014年5月,李克强考察内蒙古赤峰市一个污水处理厂在建项目时曾说,“我们的城市外表亮丽光鲜,但地下基础设施历史欠账过多。”

  党校教授指胡锦涛要求落实不够的原因

  7月4日,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推荐一篇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的稿子。谢在谈到“科学发展观”时,称贯彻落实不够。“科学发展观”在胡锦涛掌权时期被提出。

  谢表示,……在很多地方都能找到发展不科学的现象。原因就出在“以GDP论英雄”的这种考核方式上。他强调,过分重视GDP一定会带来很多问题,其中两个方面的问题就跟这种考核方式直接有关系。

  一是,地方政府多重视征地拆迁;二是,地方政府多重视上工业项目。污染不污染,有的人不一定管,他们看重的是GDP的增长,能出政绩。

  李林一认为,李克强的说法,已经间接把这个水灾中的人祸问题和现当局撇清,他强调是“历史欠账过多”。党校教授谢春涛的话,实际点出的是胡锦涛当年权力被架空。换句话说,胡的“科学发展”在官场上无法约束江当年遗留的追逐GDP的政策,地方政府继续乱作为。

  李林一表示,说来说去,江泽民需要担部分责任。#

  接下文:民众追击洪灾真相 中共破绽百出

  责任编辑:林锐

上一篇:烧杀抢如何成为中共土地革命的“初心”
下一篇:卫浴市场百花齐放:智能卫浴步入爆发临界点
本文关键词: ─理财新闻
澳门威尼斯MG电子游戏官网_威尼斯AG真人视讯网站
澳门威尼斯MG电子游戏官网_威尼斯AG真人视讯网站是目前国内专业的产经经济新闻网站,目前开设栏目产业资讯、财经热点、互联网、科技新闻等栏目。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18 http://www.baijieqb.com 版权所有